肆掠

【忘忧】光年之外

真的写得太好了…真的好虐啊(;´༎ຶД༎ຶ`)

非洲美达鸭子怪:

忘忧不忘忧 系列

此篇为《刚好遇见你》后续
前文请戳头像进入主页



也许未来遥远在光年之外
我愿守候未知里为你等待


01.

那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了曾经和那个人并肩过的一场战斗。
那是漫天黄土的沙漠,他猫着腰借着坡埂的掩体向前推进,那个人就在他身后不远处。
他无不小心地说,对面有人对面有人,然后往前跑了两步就架起枪和对面木屋边的人突突突地干了起来。
突然的他听见那个人对麦喊了声有车。
他下意识一个趴下,扭过头视野一转,就看见那辆车丝毫没有减速的将那个人撞飞了出去。
画面仿佛被摁下了慢速播放,那个人被撞飞的全过程一点点地完整呈现在他的眼前。
双排队友栏那里那个人的id一下子就变成了灰色,遥遥可见山坡上有一个浮动的骷髅标志。

那是死去的队友。
那是死去的那个人。

他大叫了一声你怎么被直接碾死了,然后转身就朝那个方向冲过去。
地图上他们所在的这片区域被红色标记,随机轰炸圈,他视它为无物,只是追着那辆车的痕迹。

粉丝们常说他,队友祭天,法力无边。
他摇头,如果是别人,他可能只是想推波助澜地秀一波技术,但如果是这个人——
轰炸的炸弹在他身边不停地落下,炸开,扬起黑烟和尘土,可他奔跑的脚步未曾停下。

如果是这个人的话,就是刀山火海,天谴雷劈,他也要架起枪将那个罪魁祸首亲手打死,以命偿命。
那个人不再说话,安静地看着他暴躁又凶狠地朝着跳下车的那个人怼枪,一眼望去,满地硝烟,战痕累累,颇是凄凉。

那个人说,一身戎装,戎马佩剑,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他哼了哼,收了枪奔向那个人倒在山坡上的位置,趴下来,轻轻地挪到那个人的身上,镜头拉远,两个人的身影相互重叠,宛如拥抱。

“走,再来一把。”

他记得当时的他飞快地点了确认退出,可是这时候的鼠标却停在那个确认键上,仿佛卡壳了般,一动不动。
他不明所以,心里还烦着那人在那边见他迟迟不出来会不会等的着急。


02.

电话来的时候是济南的凌晨三点钟。
微信电话,来电提醒,A神。


03.

他一度以为自己做了个噩梦,只是这个噩梦太过真实,让他恐惧而找不到出口。

半夜下起了暴雨,闷雷在空中炸开,横刀劈过的闪电照亮了他一侧的面颊,上面满是泪痕,而他不自知。
他下意识地想要躲起来,仿佛黑暗中有鬼魅在盯着他,可是手脚像是被钉在了床板上,无论如何都动弹不得。
他曾经早已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做噩梦吓醒了也只是一个人缩在被子里默念着唯物主义无神论。

他的脑子里空白一片,像是所有记忆和意识都被抹去的一干二净。

“老王出事了。”

他竟然发现自己无法理解这句话。
什么叫作,老王出事了?


04.

A神接到警局电话的时候正准备去学校领文件,正锁着门就听见铃声响起来。
是一个公用的陌生电话,他有点奇怪,接起来就被问了是否是老王的亲人或者朋友。

挂完电话后他几乎没了知觉,他活了这么二十多年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什么叫晴天霹雳。

警方让他先去医院,车祸现场已经保护起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伤者的情况。于是他就像操线木偶一般浑浑噩噩地开车往医院跑,他握着方向盘的手都在抖,鼻头发酸,眼里起雾。
他在心里骂着自己要振作起来,不管后面会发生什么,他知道有一个人一定会比自己更崩溃,所以自己绝对不能倒,因为那个人还在万里之外的济南等着老王的飞机落地。

只是这种强迫的镇静在他跌跌撞撞地冲进医院时全盘崩坏。
迎接他的是面带遗憾的一干医生和护士。
他茫然地看着眼前这个穿白大褂的人嘴巴一张一合,仿佛耳边听着外星语言。

当有一个人告诉你,你最好的兄弟就这样永远的离开了。你们一起忍受初来的煎熬和想念,一起在图书馆奋战到深夜,一起撸着烤串吹着啤酒,一起哭也一起笑。
你会有什么表情?

那个人跟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记得帮我照看好我那两只肥猫,到时候我要带忽悠来看它们。
他当时硬是被拍了一嘴狗粮,大声笑骂着美的你。

美的你。
谁能想到一语成谶。


就在他精神无法对焦的时候,那个医生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用小包装袋装好了的一条挂坠项链递给了他。
医生说,这是逝者直到最后都紧紧抓在手里的东西,因为医院规定必须要取下一切物品,所以这件饰品需要归还家属。
他接过来,取出那条项链,项链长得像是怀表一样,上面还沾染着干涸的血迹。然而就在他轻轻打开那个活动挂坠的那一刻,忍到这一刻的眼泪却再也忍不下去,他捂着嘴握着那条项链,眼前一片模糊地缓缓跪坐在了地上。
他几乎不敢想象在那段生命流逝的最后时间里,那个人是怎样握紧这条项链,就好像握住了全世界一样。

那挂坠里是一张小小的照片,照片上是做着鬼脸的忽悠正在朝着镜头傻笑。

这个傻里傻气的笑容,像是从未经历过人间疾苦一般的模样,张扬又天真,却被那个人用尽毕生气力抓在手里,融入骨血,刻进心里。


05.

“忽悠……我跟你说件事。”
“老王他,他出事了。”

“高架桥上出了车祸,车子……车子整个被撞飞了出去,高架桥下面是碎石滩……”
“老王他,在送去医院的路上就……他伤得太重了……随行的医生说救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几乎不行了……他,他没能熬到到医院……”

“喂?喂?忽悠你说句话……你别吓我忽悠……”




后来据说那天在办签证的地方,来了个高个子的男生要办理前往加拿大的加急。
加急签证没那么容易出签,而且还有询问原因核实身份那么多繁琐的手续,就在工作人员有些懒散地看着从加拿大那边传来的事故说明书的时候,无意地随了口这种事故问题办理加急一般需要亲属关系,你……你这是他朋友吧,这个不能办加急……
谁也没有想到那个高个子男生在柜台前面站得笔直,一点没犹豫地说出,他是我的爱人。
周围一遭人都被他的话给吓了一跳,正以为他是开玩笑的时候,这个男生却是一脸坚定地再度说到,他是我的爱人。

那个工作人员在那一刻意外地感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他看着那个男生决绝而毫无退缩的眼神,就好像只要自己敢再拒绝,他就会直接上前和自己拼命一般。



坐在大厅等待办理的时候,他看着阳光透过透明的玻璃大门落在大理石地砖上,闪闪发亮。

他突然就想起来了那个梦境。


“哦,有坏人有坏人……啊他打到你了!我好气啊,我好生气啊!”
“没事没事。”
“他打你我好生气啊,他激怒了我,居然敢打我的宝贝!我……我要干掉他!”
“啊你怎么被直接碾死了!我要为你报仇!”

“我们再来一局吧。”
“别别,你自己玩也挺好的。”
“不行不行,因为你马上就要睡了……我要再带你打一会。”
“好吧。”
“你肯定一会就要睡觉觉了。”
“好好,我们退吧。”

那个梦境真实到让他几乎都要忘了到底自己身在何处。

有人在唱。
缘分让我们相遇乱世以外
命运却要我们危难中相爱

可是这一次,他一身琉璃白孤独地站在游戏界面,左看看右看看,却再没有那个人披着一袭黑衣站在他的身侧。

他说过,那个人会回来的。
他对两百万的观众说,也对自己说。


他看着微信的界面上,他和那个人最后的记录。
视频时长,10分32秒。
视频已结束。

是一场梦吧,也许他就要醒来了。
可是这个梦,怎么这么痛,又这么长呢。


06.

A神不愿去回忆那天他被警方带去事故现场的事情。
想起来,就像在凌迟心脏。
也不知道是冥冥之中有什么发生,在几乎整个摔到变形的车子里,竟然发现了那个人完好无损的手机,安静地躺在破碎的表盘上,只是屏幕上有几道划过的血迹。
被那个人扔在后备箱的行李被横竖卡住,后来是用切割机把那变形的钢板锯断,才取了出来。
他看着现场处理的人一件一件地把能拿出来的东西放到他的面前,神色木然。

他只觉得残忍。
他甚至不懂,老天到底是为什么,要这样绝情。

他想起来当初他们刚到加拿大的时候,每逢假期那个人都要跑出去参加各种活动。
后来大家都说老王的人际网简直能算上温哥华第一,只有他知道那个人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找一个人。
只是那时候的他,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那个人准备回国的前几天,那个人的前女友来找过他,因为那个人的一条微博。
他们两个坐在咖啡厅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直到末了,那女孩才淡淡提起了老王的那条故地重游的微博。
算起来也分手了半年多,女孩眼里早就平静了很多,但她只是仍然不明白。
她知道老王就要回国,也知道自己并不适合去找他,但这个为什么就像一棵刺扎在她心里,不拔掉不能痛快。
所以她只能来找A神。

“这个人,他等了十年。”

“愿意的话,祝福他吧。”
“他是真的不容易。”

女孩接过A神递过来的手机,看见屏幕上的照片。
那是一个穿着短袖裤衩躺在床上伸懒腰的年轻男生,他的手边架着一本笔电,整个人正朝着镜头有些害羞地笑着。
就像是不小心被喜欢的人看到了很丑的样子。

A神说,这是老王发给他关于忽悠的第一张照片,也就是那天晚上,那个人跟他说,他们两个在一起了。



“其实我很早就猜到,我并不是他心里的那个人。”
“只不过没想到原来他真的可以为那个人放弃加拿大的pr。”
“他曾经是那么想要拿到。”


女孩微微笑了笑,扭头看向窗外,脸颊染上了夜色。
“替我转告一下吧,我祝福他,是真的。”


07.

忽悠是第一次来到那个人的家里。
这一幢门口信箱上刻着那个人姓名的小别墅。
简约而低调,是那个人喜欢的风格。

推开门,空气中有微小的细尘漂浮,大件家具都被白色的布单遮了起来,只是楼梯转角下还留着两个堆猫砂的小盆,在阴影中黯然呼吸。

他一步一步地走过去,停留在整个屋子的中央。周遭太过安静,就连墙上时钟的指针都停滞不前。
他一点点地看着,像是想要把这房子里的每个细节都嵌进眼里。

那个人在这个沙发上跟他视频过,还表演了好几次隔着屏幕的在线屁吻。
那个人在厨房里跟他深夜直播过怎么做黑椒牛排,只因为他突然很想吃牛肉。
那个人在阳台上跟他打过跨洋电话,让他听见了来自温哥华黑夜的飒飒风声。
那个人在浴室里给他弄过在线拍照,让他这个靠可乐续命的人欣赏了一把什么叫腹肌还有傲娇到升天的两只宝贝猫。

那个人说要带他游遍加拿大,这座小楼就是他们大洋彼岸的家。
那个人还说,你不要太喜欢那两只肥猫,我会吃醋。


可是你这个大骗子。
我来了啊,你在哪?



入夜,夜空澄澈。
他抱着手臂站在阳台上抬头看天上散落的零星,感觉着风擦着脸颊而过,带起凉意。
而他的手里拿着一款黑色的手机,是那个人最后留下来的。

接了充电线以后,没过一会,屏幕就自动亮了起来,显示出开机的画面,只是白色的光衬得那几道早已成暗褐色的血迹格外突兀。


他点开后台,只有三个页面。
谷歌地图。
微信。
还有一个语音备忘录。

他觉得手指在颤抖。
因为语音备忘录只有一段录音。

录音开始时显示的数字,是他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时间。


08.

宝贝儿,对不起,是我食言了,我可能……回不去了。
我甚至不知道你能不能听得到我现在说的话。

这大概是我开过最烂的一次车了……我现在啊……嘶……好像被压在里面了,只有这只手可以稍微动一下。
……亏我的手机没飞出去,我里面存了可多你的照片呢,丢了舍不得。
如果你能听到这录音,别哭啊宝贝儿,我就在这呢……虽然周围一点声音都没有,但应该很快就会有救援过来了。
我还能扛得住。
我好像能从屏幕里看到点我自己……嗯,有点吓人,脸边上好像被哪里划了,感觉都麻了,流的血看上去倒是慎得慌。
算了不看了……感觉到时候脸上得缝针……完了我的一张帅脸,宝贝儿到时候你可不准说我不帅,嗯?
挺幸运的啊,之前出门的时候把那条项链拿出来了,喏,现在就在我手上……要是放进包里了……估计现在都拿不到了。
你怎么天天对着我笑呢……你这个小傻子,笑的一脸傻样……不过笑着挺好,你一个人的时候,也要多笑笑,听见没。




宝贝儿……这周围太安静了,我都能听见我自己的心跳声。
它时快时慢……跟定时炸弹样的……听得我有些晕。
我感觉……我只剩下抓着项链的这只手和脑子有知觉了,我想动动腿,可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我能看见血,好像有点多,我都不知道压到哪了,什么感觉都没有……哪来那么多血啊。
我有点晕,感觉睁着眼有些片刻却看不清东西了。
今天的航班浪费掉了……再订得到九月初了,月底航班都爆满,根本订不到啊。
你肯定又要骂我了……前两天你跟我提要在直播间说咱俩的事……行吧,回去我跟你一起说……
……我是怕那些喷子又喷你啊,不过这次我不会让那些糟心的事……糟心的事再发生了。




对不起……宝贝儿,听我说。
我一直在……一直在强迫自己……强迫说话,我想要保持清醒,我本来还想继续跟你……跟你瞎扯,可是我真的……
我们说过要坦诚相对……所以我不想最后骗你……我可能真的回不去了。
你总是爱在我面前哭……别哭啊宝贝,我一直看着你的照片,我在想我们原来……发生的事情……可我真的快撑不住了。
我很努力的想……什么都没有……我甚至不看照片就想不起来你的样子……要不你别听了……说话太艰难了,我有点喘不上气来……气音你听得难受……


听我说宝贝儿,如果我真的不在了……我知道你会难过,但是答应我……好好活下去,记着……千万好好活下去。
你……直播时间少一点……早点睡觉……少喝可乐,你一直咳嗽……定期去医院检查听见没有……
找个好女孩,过平淡的日子……我说过要给你双份的快乐……现在你要替我活下去,替我享受双份的快乐,知道吗……


你要平平安安的……我真想我能替你承受了所有的灾难该多好……你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



为什……么没有人……没有人救我……
我好……怕啊……
对……不起了宝贝儿……

救……救我
我怕……我……


09.

本就微弱的声音在那里停下,将音量放到最大,也难再听见那个人的呼吸和心跳。

真的,太安静了。

录音的进度条还在继续,只是里面再没有了那个即使虚弱到了极点也要竭力说话的人的声音。
他呆滞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看着进度条一点点地推进。
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录音里终于隐约传来了救护车的声音,然后是杂乱的脚步和听不懂的叫喊。
再然后,录音断了。

这个承载了那个人最后的痛苦与留恋的手机,在那一刻,仿佛完成了使命一般,走完了最后的电量。


然而他却像没有反应一样,只是坐在那里。
甚至流不出泪。


分不清,到底现实是梦境,还是梦境是现实。





那个人准备回来的前个星期,他在直播里说下周要跟大家讲点事情。
他本想等到十月漫展带那个人一起去,但想到还有一个星期那个人就回来了就忍不住想要向全世界宣布。

他不是没有想过后果。
人气越高,背负的骂声也会越重。
曾经他很在乎自己哪里做的不好,哪里会被黑子臭骂,哪里会得罪自己的粉丝。
他一度说话小心翼翼,生怕有人断章取义,摆弄是非。

但他后来想明白了,那无非只是因为,他只有他自己,一个人。


粉丝们都说最近他飘了,天天在直播里cue梗,热度想降都降不下来。他撑着脑袋看着超话里一群可爱的粉丝们一边埋怨他一边又把他撒的糖吃得不亦乐乎。
都忍不住想勾起嘴角。

“王海志?知道为什么我联想不起来是那个人嘛,因为他根本不姓王呀。”
“看到你们天天给人家起外号真可怜,只有我知道他叫什么,切。”

当天夜里他跟那个人视频的时候说到这事,那个人在那头边笑的脸抖边说那还有粉丝给我私信了,我改叫狗头人。
他被狗头人这究极土味的三个字笑的翻在床上,过了一会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弹幕说奶奶什么的,你妈那事真的?
那个人笑了笑,应到是真的,说他妈想要了解了解自己儿子爱的这个人,而且,那个人挠了挠头,我不还得为我撤置顶找个光明正大的理由嘛?
他听了忍不住想竖起大拇指,皮,还是你皮。


他甚至去买了两套贵的要命的黑白西服,打算等那个人回来那天直播的时候两个人穿。
那天不直播游戏,露脸,亲口告诉大家。

那个人听到他说买了两套西服,一时间竟然有点哭笑不得,说着你这突然给大家整两套这么正式的衣服上来,别吓着人家以为我们下播后就要去领证了。
他满不在乎地吐气吹了吹额前的头发,说道有什么关系,就是要让他们表示震惊,震惊即祝福。
那个人笑里带着宠溺,念着真是个扒了皮的混世小魔王。


有风吹过,脸上一片冰凉。
他还是流泪了。

你看,只服你的混世小魔王,也终究是被你丢下了。












尾声。



十二月份他的那条微博一出来,就几乎要炸了整个粉丝群。
没谁不知道那个车牌号代表着什么,代表着谁。
一时间各种评论私信挤爆了他的微博,只是这些他都看不到了,发完了那条,他就卸载了微博。
他和那个人的故事,他不希望,也不允许别人来插嘴,来评价。


他只是想给冥冥之中那个人一个回答罢了。


那个人叫他好好活,他便好好活,他有专业,有工作,不直播也照样能活得下去。
那个人叫他要替他享受双份的快乐,他便享受,他在准备移民加拿大,工作空余便揣着相机满世界地跑。
那个人喜欢旅游,喜欢文艺,喜欢有感而发,他便拍下无数的照片,走过无数的地方,写下无数的话语,一点点地全部放在那个人常站着的那个阳台上,用透明盒子装着,一盒一盒,都快要堆满了阳台。

他知道,那个人一定能看见。
他替他继续看着这个世界,享受这个世界,爱着这个世界。

他始终相信那个人说的,他会回来的。

无论是咫尺的现在,还是无边的未来。
总有一天。


他会等。
他要等。







记住望着我坚定的双眼

也许已经 没有明天

面对浩瀚的星海

我们微小的像尘埃

漂浮在 一片无奈

缘分让我们相遇乱世以外

命运却要我们危难中相爱

也许未来遥远在光年之外

我愿守候未知里为你等待